其经费来自财政拨款

 {dede:global.cfg_indexname function=strToU(@me)/}新闻资讯     |      2019-09-29 17:41

  (下称“科前生物”)中止了科创板IPO申请。这是中止科创板IPO申请的第23家公司。

  科前生物科创板申请在3月22日获得受理,并于7日后进入问询阶段。彼时,因是首批进入问询阶段的科创板申请企业,科前生物曾一度备受市场关注。但该公司审计机构是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随后于5月24日被“摁”下来申请中止键。

  公司拟募集资金约17.47亿元(拟总投资约17.99亿)。其中,公司“动物生物制品产业化建设项目”拟使用募集资金8.74亿元,拟总投资约9.03亿元:项目达产后年产灭活疫苗11.33亿毫升、畜用活疫苗3.9亿头份、禽用活疫苗33亿羽份、诊断试剂3,000万头(羽)份。该项目建成后预计年均收入为12.27亿元。

  科前生物主营业务为兽药的研发、生产与销售,2016-2018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3亿元、5.9亿元、6.9亿元。其中,依靠核心技术产品实现的收入在90%以上,大部分为猪用疫苗。2017年,科前生物在国内非国家强制免疫兽用药市场,销售收入规模排名第二,在非国家强制免疫猪用兽药市场收入规模排名第一。

  而这一切与华中农大脱不开关系。截至本审核问询函回复出具日,华中农大授权发行人使用的技术产品共2项,为猪伪狂犬病活疫苗(HB-98株)和猪伪狂犬病灭活疫苗。根据发行人及保荐机构的问询回复,科前生物目前取得的31项新兽药注册证书,其中26项是与华中农大合作取得;已完成的新疫苗产品有14个,其中10个与华中农大合作完成;正在研发的疫苗产品有22个,其中10个仍是与华中农大合作研发。

  在5月5日的问询回复函中,上交所要求科前生物充分披露:(1)将陈焕春教授等7名自然人认定为公司实际控制人的理由和依据;(2)结合公司股权结构、控制权归属以及华中农大在公司技术创新、生产经营、业务发展过程中所起的实际作用及未来影响,有针对性地揭示公司可能存在的具体风险。从股权结构来看,科前生物第一大股东为华农资产公司,持有公司发行前总股本21.67%的股份,华农资产公司为华中农大的全资子公司。但科前生物并没有将第一大股东认定为实际控制人,而是将陈焕春、金梅林、何启盖、吴斌、方六荣、吴美洲和叶长发七个自然人认定为共同实际控制人,并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

  在7月7日问询中,上交所再次让科前生物解释与华中农大之间研发、持股等各种联系。对此,科前生物解释称,公司系由华中农大与陈焕春、金梅林、何启盖、吴斌、方六荣、吴美洲、叶长发等七名自然人于 2001 年 1 月共同出资设立,目的是为了推动兽用生物制品领域科技成果的转化和产业化,提高科技成果转化的效率,有效地将科研成果应用于养殖业,促进我国养殖业健康可持续发展,保障人民健康,维护食品安全与生态安全。由于公司与华中农大的历史渊源,使得其与华中农大在持股、任职、共有新兽药证书、授权使用技术、研发合作、资产移交等方面存在联系。

  科前生物进一步指出,尽管存在上述联系,但华中农大作为教育部直属的高等院校,其经费来自财政拨款,其通过下属的华农资产公司来行使国有资产管理职责,其在主观上不具有损害发行人利益和独立性的动机和意愿。经过近 20 年的发展,发行人在采购、生产、销售、研发、人力资源管理等方面已经逐步形成了独立、完整的体系,具备了独立研发能力,不存在对华中农大的重大依赖。

  该公司坦言,公司与华中农大在持股、任职、共有新兽药证书、授权使用技术、研发合作、资产移交等方面的联系仍可能导致如下风险:一、与华中农大之间持股、任职、共有新兽药证书、授权使用技术、研发合作、资产移交等联系可能导致的风险;二、合作研发、技术许可事项及相关内控措施;三、华中农大关于合作研发事项的内控措施及与发行人合作研发内控流程的特别措施;四、公司对华中农大不存在重大依赖,具有直接面向市场独立持续经营能力。

  截至本审核问询函回复出具日,科前生物正在研发的项目共计 30 项,其中自主研发项目及与华中农大以外第三方合作研发项目 18 项,与华中农大合作研发项目 12 项;公司自主研发及与华中农大以外第三方合作研发项目占公司全部研发项目的比例为 60%,与华中农大的合作研发的项目占比为 40%。

  风险提示:资本邦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投资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